站长推荐: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3344kk.com ccc152.com 669tt.com 90gao.com 850mm.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.496.net: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!
阿姆斯特丹之夜

姆斯特丹,享誉世界的性都。刚到阿姆斯特丹,甩开公事不办,先去性博物馆逛了一圈,然后就去了德瓦伦(DeWallen),一个合法卖淫的指定区域,也是阿姆斯特丹最大和最着名的红灯区。每次到荷兰公干,德瓦伦都是我必去的地方之一。从性博物馆出来,和阿姆斯特丹分部的同事吃过了晚餐,然后直奔德瓦伦。虽然身处异国,但我早已驾轻就熟,没去那些夜店,而是开始沿街溜达,从站街女中开始物色。这里到处都是小公寓,租赁给从事性交易的男男女女,虽说质量上不如那些夜店,但也不乏极品,需要发掘。而我,则比较喜欢去发掘、探索。纵横欲场十数载,很快的就瞄准了目标,那是一个个子高挑、身材丰满的红发女郎,她并不是妖里妖气的浓妆,反而淡妆轻扫,配以精致五官,跟其他女子比起来,气质算是比较清雅的。上前,简单交谈几句,接着我就跟她向里走去。她叫Anika,去年刚刚从事这行,相对于其他女郎的热情,她表现得并不过分,只是给了我一个拥抱而已。她身上的味道很好,有些像Chanel邂逅,不过,谁知道呢,我对香水并没研究。相对于阿姆斯特丹的各大夜场,Anika的要价并不高,很公道。这都不是问题,重要的是,她表现得有些淡漠,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。试想,尽管付钱,但是,如果能把她弄得淫骚放浪起来,和平时判若两人,岂不是一种享受?Anika的住所并不大,但布置得还不错,猩红色的窗帘和床单,处处透露着淫靡的气息。难道她是个闷骚型的女人?这样想着,我从她床上拾起了一个细小得不像话的丁字裤,然后怪异地看着她的下体。「先生,我去换下衣服!」Anika用很纯正的荷兰语说道,然后就一把拽过我手里的小裤子,闪进了旁边的更衣间。地方这么小,还单独隔出来一个更衣间,怎么想的?我嘟囔了一句,开始脱衣服,只留了一条内裤,CK,我喜欢这个牌子。很快,Anika从里面出来了,让我眼前一亮:黑色镶花的欧式束腰,上缘是罩杯式的设计,加了蕾丝,两颗硕大饱满的奶子雪白娇嫩,刚好卡在罩杯里,裸露着包括粉色奶头儿在内的大约四分之三,乳晕不大,颜色浅粉,不知是体质如此还是接客较少,反正相当迷人,一下就让我来了兴致。Anika没穿内裤,从束腰下缘伸出两条拇指宽的吊袜带,连在包裹在她性感长腿上的黑色长丝袜的蕾丝宽边上,光板无毛的阴户历历在目、清晰可见。很不错,是个鲍鱼。雪白的大腿和黑色吊袜带、丝袜,黑白鲜明,形成对比强烈的视觉冲击,再配上脚下那双黑色漆皮水台超高跟鞋,性感、火辣、诱惑、骚媚,和之前在街上的她已经判若两人,让我内裤里的阳具几乎是腾得一下就直立了起来,半个龟头直接顶出了内裤上沿。Anika风情万种地抛我一记媚眼,单腿跪在床上,像一只野猫向我爬来,荷兰女郎的火热风情开始在她身上显现。没有言语,只有眼神交流。Anika一只手抚在了我的裆部,轻轻捻捏了一下半露的龟头,玉手缓缓下滑,整只手掌盖住了我的阳根,上下搓弄,连蛋蛋也在她的服务范围之内。「哦……」我舒服地轻轻呻吟一声,抬手抚摸上了Anika圆滚娇嫩的翘臀,感受那份丰润弹软。都说西方女人体毛浓密、皮肤粗糙,但,很明显,Anika并不在这个范围之内,她的皮肤很细腻,和嫩如凝脂尚有些差距,但已经算是相当出色了。当然,和我们中国的美女比起来,还是差了很多。Anika似乎情欲燃烧了起来,右手开始加力,隔着内裤捂住我的鸡巴来回套弄,上半身侧偎在我左侧,低下头去舔我的乳头儿,一只丝袜高跟美腿搭在我腿上,来回磨蹭。爽滑的丝袜触感和美肉的温热丰弹,再加上技巧,我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,欲火越烧越旺。毫不客气的,我右手从Anika脖颈后绕过,去玩儿弄她的大奶子,时而轻掐乳头儿,时而用力搓弄乳球;左手则直接伸去了她的胯下,一根手指嵌入她粉白丰腻的阴唇之间轻轻搓弄,渐次浓重的湿气让我性欲勃发,手指的动作也越来越放肆。片刻之后,手指一弯一按,直接就按进了她的屄缝儿里,手指肚压住了阴蒂一起猛颤,去挑弄她温热的体腔。Anika的肉缝儿相当紧致,在淫液的润滑下,内里的嫩肉似乎富有了生命力一般,毫无廉耻地紧紧包裹住我的手指,让我的每一下抠挖都颇为费力。但是,每一下抠弄,都可以抠出大量淫水,溪流潺潺,打湿了身下的床单。她的舌头十分灵巧滑腻,时而绕着我的乳头儿打转儿,时而伸长出来上下猛舔,还不时地把我的乳头叼进嘴巴里加力嘬吸,酥痒快感传来,令我欲火更炽。「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啊……」Anika浪哼起来,圆滚滚的雪白大屁股开始有节奏地拱挺,去迎合我手指对她的淫弄。我隐忍不住,右手抬起了她的脸,猛地低头叼住了她的嘴巴,淡淡的烟草气息和香气很迷人。「嗯……嗯嗯……唔……」Anika嘬住了我的舌头,旋转着脑袋,用口腔磨擦着我的舌面,动情地和我舌吻。我贪婪地在Anika嘴巴里搅弄着舌头,左手换了一根手指,把食指上她的淫水抹到她丝袜上,然后就把中指又捅了进去,一插到底,坚硬地指甲轻轻拨弄着她阴道尽头的小肉球儿,享受女人最紧密体腔对手指的温润呵护。「会英语吗?」松开Anika的舌头,让她喘息了一阵我才问道,对于荷兰语,我不是很在行。「会,但不多……」Anika脸色越发红润,她清楚地知道,来这里玩乐的国外游客,在言语上有着不同的要求,而很显然,她知道我想听她用英语叫床。「会叫床就够了!」我淫笑起来,又摸上了Anika的大奶子,半球型,在束腰的托撑下,十分完美。对于做爱,没有女人的叫床声作伴奏,我很不尽兴。「嗯……darling……」Anika骚浪起来,骚浪得很有职业素养,以我的手指为轴开始慢慢地旋转身体,片刻后便和我成了69的姿势。这是我很喜欢的姿势,但那是和良家妇女,虽然阿姆斯特丹的妓女都会定期体检,但我还是不想给她舔盘子。右手把玩儿着Anika的娇嫩大屁股,左手中指在她湿漉漉的屄缝儿里用力抠挖不已,看着她的淫水顺着手指缓缓流淌,心理也得到了满足。玩儿女人,如果不玩儿得她汁液潺流,那是没有丝毫乐趣的。很专心,我变着花样儿地淫猥着Anika的下体,阴蒂、阴唇和阴道是我照顾的重点。蓦地,我突然觉得下体一暖,大鸡巴已经被一个湿热的女人体腔紧紧包裹住,我忍不住夹紧了屁股,我知道,那是Anika开始给我口交了。口交,同样是我很享受的性技。「嗯……」我长长地喷出了一口热气,Anika的口技很精湛,很显然接受过专业训练,唇、舌、齿、腮,无一不运用得恰到好处,而且,深喉术亦频频使出,直接把我的大龟头塞进喉管里,摇晃着脑袋拼命夹束,卵蛋也被她温柔搓弄,爽得我有些不可自持了。真的很不错,某种程度上来说,要比国内的站街女,在职业素养上高出很多。当然了,在国内,我从不找站街女,天上人间、花都、皇家一号等才是我的归属,但可惜,都被打掉了。渐渐的,我被Anika嘬得越来越起性,腰胯开始按捺不住地向上顶动,用大鸡巴肏干着她的嘴巴,手上的功夫也越使越大,左右手交替,右手中指捅进她的屄缝儿里,指节一弯,勾住她的阴道壁用力扯拽一阵,紧接着就开始飞快地指奸,手指噗哧噗哧地进出着她的阴道,直弄得她淫水四溅,我的脸上、脖子里、胸膛上,到处都是斑斑淫液。「唔……啊啊……唔唔……嗯嗯……」Anika叼着我的大鸡巴,不时发出含混不清的浪叫,雪白大屁股也开始猛摇猛撞,很显然,被我抠得很爽。尽管是在嫖娼,但我的一贯作风要求我,哪怕对方是个妓女,也要尽可能地带给她快感,那样不止有肉欲上的发泄,还会得到心理上的满足感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右手中指在Anika屄缝儿里飞速进出了大约三分钟,手腕已经有些发酸了,她的屁股已经渐渐地压落在我胸膛上,但还没有泄身的迹象。不服输,是我在床上的信条。左手从她臀丘上滑过,奇准无比地按在她阴蒂上,配合着右手中指的抽插开始猛揉。「Oh……God……啊啊啊……」Anika突然死死攥住了我的大鸡巴,仰着脖子开始浪叫,大屁股也开始一下下毫无节奏地猛颠猛颤。「好!」我心里大喜,力道更足,卖弄力气服侍着这个女人。「啊啊啊啊……」很突然的,但也不出我所料的,Anika发出一连串夹杂着哭腔和母兽气息的浪叫后,大屁股重重地砸在我身上,小腹抽动着达到了高潮,汩汩而出的汁浆涂抹得我身上一片晶亮湿滑。「Perfect!」我赞了一声,抬手在Anika大屁股上扇了一巴掌,两手抬着她的圆臀,将身子抽了出来,然后松开了手。「哦……」Anika舒服地浪叫一声,趴在大床上,一动不动。我撸了几下被Anika嘬得湿漉漉的大鸡巴,弯腰低头在她屁股肉上嘬了一口,紧接着就使劲掰开了她因为姿势而夹紧的臀瓣,将她色泽醇正的小穴儿暴露在我眼前。「不错!」我毫不吝惜赞美之词,合身压在Anika身上,右手攥着大鸡巴根部,对准她的屄缝儿就杵了过去。谁知道,Anika忽然挣扎起来,不知从哪摸过一个避孕套丢了过来。「Shit!」我咒骂了一声,太性急,以至于忘掉了给二弟穿雨衣。我骑在Anika身上,她又摸过了避孕套,撕开,费劲地转着上半身帮我套在鸡巴上,然后才又趴了回去。「Thankyou!」我道谢一声,毫不迟疑地就进入了Anika的身体。妈的,戴着套子着实有些不爽!「啊……God……sohuge……啊……God……」Anika挺着脖子浪叫起来,两手忍不住抓紧了床单使劲攥在一起。刚才我那一下可是丝毫未留情,直接把整根大鸡巴都塞了进去「嗯……不错!很棒,是个好屄!」我用国语赞了一句,稍稍定了定神,两手支撑着床面开始伏地挺身,让大鸡巴在Anika体内开始缓慢但大力地进出。每次,只留半个龟头在里面,然后借着身体的重量加一点力气,将大鸡巴凿进她的屄缝儿里,大量淫水被挤压了出来,顺着她的腿缝儿流落在床上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每被插一下,Anika就浪叫一声,呼吸越来越急促,刚刚泄身的小穴儿还十分敏感,被我的大鸡巴抽插了几下,如潮的快感就又袭了上来。「唔……骚……骚屄……骚货……叫啊……叫得再浪点儿……嗯?叫啊……给我叫……给老子叫……叫叫叫……」我忍不住大声起来,身体砸落的速度也加快起来。大概听出了我的意思,也大概被肏得很爽,Anika的叫床声果然急促激烈起来,「啊……啊啊……God……God……啊啊啊……fasterfaster……harderharder……啊啊啊……」「哈哈哈……」我得意大笑,猛肏了几下,停住肏干,掰开她的双腿,掐住她的细腰把她提起来,然后跪在了她的身后。Anika很自然地就趴起来,两手撑着床面,腰肢竭力下压,屁股竭力后挺,摆出了挨肏的姿势。「Verygood!」我照她的大屁股抽了一巴掌,水波一般荡漾的臀浪十分养眼,撩惹得我忍不住又把大鸡巴挤进她的屄缝儿里,两手轮番扇打着她的大屁股,腰身开始快速地顶动。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哦哦……啊啊啊……」Anika左右摆动着大屁股,口中不断地浪叫着,两颗大奶子吊在胸下,被我撞击得不住前后甩动,当时我就在想,如果对面有面镜子,眼福会更多。「骚屄……贱货……爽吗?啊?老子干得你爽不爽?爽不爽?贱婊子……」看到Anika的雪白大屁股被我抽打得泛起血色,我心头更加兴奋起来,口中吆喝着粗俗不堪的话语,腰身顶动得越来越快、力道也越来越大,两手早已顾不得去玩儿弄她的大屁股,改为死死掐住她的细腰,盯着她被撞得不住荡漾出臀波的嫩肉,越肏越快。「啪啪啪啪……」「扑哧扑哧扑哧……」「啊啊啊啊……哦哦……啊……God……God……」「啊……呼……呼……哈……」淫荡的交合声、女人的浪叫声,还有我的粗喘声交织在一起,溢满了整间并不大的房间,让人与活泼澎湃、血脉贲张。「啊……骚屄……骚母狗……贱婊子……bitch……fuck……fuck……fuckyourmama……啊……肏死你肏死你……干烂你的骚屄……」看着Anika被我奸得越来越骚浪,我也忍不住更加粗暴,一根中指猛地抠进她的屁眼儿,上面指节死命勾住她的肠壁,屁股撞击得飞快。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Anika淫骚浪叫着,扭过头寻着我的嘴巴,舌头插入我的嘴巴,大量淫言浪语从唇齿缝儿间溢出,「啊……唔唔……哦……啊啊啊……」浪哼着,Anika左手探到胯下,按住阴蒂一通猛揉,再度攀临高潮边缘。「骚货……骚屄……啊……又……又要尿了吗?啊?真是贱母狗啊……嗯?」觉察到Anika屄缝儿里嫩肉的变化,我更加兴奋起来,拼命奸淫着她已经开始痉挛抽搐的小穴儿。「唔……」Anika忽然重重地浪哼一声,然后猛地嘬紧了我的舌头,小腹一鼓一鼓的抽搐着,子宫也开始痉挛,股股花精喷薄而出,浇灌在我的大鸡巴上,尽管隔着一层薄薄的雨衣,也足以击中我的最敏感点。「啊啊……骚货……啊……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……」我大叫着狠狠奸弄了几十下,突然从Anika体内抽出大鸡巴,飞快地蹲站在她头部,啪的一声拽下避孕套,呃呃闷叫着开始喷发。股股白浊浓精激射而出,落在Anika脸上、脖子里、嘴角上,还有一股喷在了她眼皮上,场景无比淫靡。「唔……嗯嗯……」Anika浪哼着,挣扎坐起,逮住我噗噗怒射的大鸡巴,张嘴就叼了进去,嘬紧腮帮猛吸,根本不顾及去擦拭脸上的浓精。「哦……」我猛地一挺腰,射出最后一股精液,然后才站直了身子,享受Anika事后的清理。十几分钟后,我穿好了衣服,抽出几张纸币放在床上,俯身在她脸上未沾精液的部位亲了一下,道声「byebye」,离开了这里。这次去阿姆斯特丹公干七天,我找了Anika四次,玩儿尽了各种体位姿势,再次尝尽了荷兰女郎的风情。字节数:11189【完】

广告合作邮箱:lizi71816@gmail.com

警告︰超碰在线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#gmail.com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统计
新: